Frenger

万千思念却说再见

【楼诚】一天(周年庆)

短文。一发完。一只小甜饼。庆伪装者开播一年暨楼诚一周年。

以阿诚视角开写,有可能有大哥视角做后续?待定。

伪装者陪伴我度过了整个高三,算是我在最低谷时的精神寄托。也是有它我才能考上中意的大学吧。

轻松向。文笔不算好,大家看着开心就好。轻拍~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——明诚

 

    明诚的一天从早餐开始。

    他穿好衣服,下楼来到厨房。阿香问他明楼还去不去饭厅用早餐,他想了想,摇摇头。阿香便了然地把两杯牛奶、面包,和苹果放在碟子里。他顿了下,还是微微颔首致谢,端起餐碟走入书房。

    书房的门已经打开,他将餐碟放在房内沙发前的桌子上,往左一瞧,便见到明楼踱出,正整理着自己的袖口。

  “大哥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明楼嗯了一句,沉进沙发里。明诚发现另一座长沙发上的短被位置有变,心里默想,这是第四个睡在沙发上的晚上了。

    不是明楼不愿意回到床上去睡,而是他有个坏习惯。明大少爷在书桌旁整理完公文件后总喜欢端着茶坐在沙发上,慢慢的喝,慢慢的想。无论天气冷暖,茶都一定要热,也难得他在沉思时总不忘在转凉前喝完。但也有意外,当他碰上难以抉择的事情时,茶不小心转凉了,夜深了,他也就放在一旁,倚在沙发上,把被子摊开,阖上眼睛。心中的惊涛骇浪,总因为看似睡着的姿态让人觉得安静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移动过的短被是一个信号,让他知道明楼又没有理会昨晚他有意无意的劝说。他谅解,但总是心疼。

     “您还是踏踏实实睡一觉好。”他忍不住说出来。明楼默默的喝了一口牛奶,避开了这个话题,“不坐下一起吃?”

       明诚不禁抿了抿唇,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。他只说:“我不吃了,梁仲春昨晚打了电话给我,我今早得去码头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明楼抬头看了他一眼,眼眸有动,显然为他昨晚没有及时告诉自己而有些惊讶,但他也没说下去,只是将牛奶放下,然后递给了明诚一块面包,“总得垫个肚子。”语气带着严厉,又含了一些无奈。

      他接过。转身欲走时明楼喊住他,让他早回,接他去一趟政府大楼。他回身应好后离去,心想着又是一个周末不得消停。不过,他叹了口气,将车子使出明家。自从明台假死被藏进黎叔家后,死间计划进入最后阶段,周末和其他时间也就没有什么区别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码头并没有什么大碍,只是昨个深夜有人突击检查。纵然梁仲春已经打点好了上上下下,但昨夜仍是不放心,好说歹说想让他看一眼。明诚知道,梁仲春担心归担心,却没感到意外。事实上没有人会意外。现在的上海,风声愈紧,草木皆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回程的路上微微加快了速度,想赶上明楼出门,结果刚刚开进明公馆,就发现明楼已经站在大门口。他将车停稳后利落地下车,帮明楼打开车门。明楼钻进车里,公文包在座位上落下沉闷的一声。显然这里面涉及的事情又可以忙个三四天了。明诚将车驶上大街,街上为数不多的人们慢慢走着,悠然自在,仿佛又在提醒他,今天是周末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条小道上总是有人卖着核桃,堵住了路。明诚又绕不开,只能停下等他们挪开。他们动作慢,他忍不住按了喇叭,却在后视镜里看到明楼不知何时摘下了眼镜,用手缓缓按着眉间。看不清楚表情,但明诚仿佛通过空气感受到了他的疲惫。他便没有按第二声,等他们全挪开了,再缓缓发动汽车,过了会就停在了政府大楼的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他接过李秘书手里的日程安排,与其他几位秘书一起随着明楼走过长长的廊道。周末的办公大楼也安静了几分,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形成回声在空间里飘荡。

    “上午十点半,中储银行高层会议。下午没有特别活动。特高课想召开一次工作报告,时间暂定在明天早上.....”

   “已经确定了吗?如果没有就问问能不能调到今天下午。”明楼打断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明诚脚步顿了半拍,但也只是半拍。他应答:“好的,我会为您联系藤田长官。”转身和秘书们简单交代了几句,便关上办公室的门。他惯性一般接过明楼递给他的大衣和围巾,挂在了椅子后的落地衣架上。他转身朝向明楼,看着他。明楼不是轻易要求更改时间的人,他一定是有其他紧急事情要安排。明诚想。

       明楼用眼神往门口微微示意,他就转身走到门口检查了一下外面有没有人偷听,旋即转了回来。明楼坐在椅子上,抬头看他,语气有些沉:“大姐前几天和我说,她想见见明台。”

       这太危险了。明诚差点脱口而出。但看着明楼的神态,不像是在与他商量,倒像是想让他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他随即就想到了,他是想自己陪着大姐去黎叔家里和明台碰面。

       明楼只消一眼就知道明诚懂得了他的意思。他没有说话,任凭明诚站在办公桌前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这真的太危险了。他忍不住抬起头看进明楼的眼睛,他试图从其中探寻些什么,比如明楼为什么会同意大姐的这个要求。明楼仿佛就坐在那里任凭他寻找,但他徒劳无功,他只看到了辽阔的水面,茫茫无边。

       他最终还是应允了。却在为明楼煮咖啡时不禁想到,怕是大哥自己,也十分思念明台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下午各部门的工作报告显得索然无味,也幸好索然无味,这说明死间计划进行顺利。明诚想着,王天风是个疯子,也是个大胆的赌徒,这一计划若不成功就是满盘皆输,若是做到了,就是给日伪的毁灭性打击。这是最后的阶段,却因为容易放松更需要全盘关注,需要把控每一个环节,又不能谨慎过度。他又想着,若是成功了,那也总算能安生一段时间。心里便生出几分愉悦,仿佛黄金般的日子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回家的路上明楼显得轻松了些,又更沉默。明诚知道他对于大姐和明台安危的担心丝毫不会少于自己。不过危险性暂且不论,若是他来做这件事,怕是他也不忍拒绝大姐的请求。

       晚餐时明诚支开了阿香和桂姨,明楼告诉明镜他已经打点好,她和明诚可以在明天早上去看望明台。明镜因为这个消息高兴地多添了半碗米饭。明诚看见了明镜的高兴,明楼因此柔和下来的眼角,也看见了他更深层的忧虑。

 

       饭后明诚随他走进书房。他关上门,发现明楼没有像往常一样走到书桌前坐下,而是面朝窗外,看着夜色中的景象,默默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沉默在他们之间漫延。他试图说些什么来打破它,却是明楼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担心我做了错误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看着明楼转过身,对着他正色说。眉宇间的疲惫没有被挡住。他想说些什么,却不知觉端详起了明楼。

       明楼的发有些松散,让他的面容更加柔和。脸上微微有了胡渣。他的五官一如往昔,俊朗英挺,看进他的眼睛仿佛是在大海中航行。但今天的他不同,大姐的请求勾起了他心中最柔软的一部分,那是对家的眷恋,对亲人的爱与思念。这让他显得比以往更温暖,又带了些无措。明诚想,虽然他是大哥,但是他在面对家人时,总会比自己和明台更有一种孩子般的依恋。

       他看着,接着发现岁月在明楼的身上悄悄留下了痕迹。那些痕迹藏在眉梢,藏在发鬓,藏在臂膀,更藏在他的眼里和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端详过明楼了。记忆中最明晰的他是在快从巴黎回国前的几个月。明楼早在回国的几年前就不是锋芒毕露的人了,他的力量开始暗暗地内蓄起来。他可以让人如沐春风,而不仅像一把出鞘的剑,寒气毕露。回国前的他显得更温柔,又因为祖国的号召显得更硬朗。他比明诚年纪大,却显得比明诚更有年轻时的活力与朝气。

       而这几年他与明楼出生入死,他看着明楼慢慢的化成了一片汪洋。会如浪花温柔愉悦地涌上岸,也会掀起滔天大浪,带有雷霆万钧的气势。

       他想,这是他的大哥,他的先生,他的爱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他不知自己露出了怎样的神情,让明楼一下子放松下来,带着笑意看着他。他因为这抹笑意,感觉自己飘了起来,走上前,轻轻地给了明楼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 “会没事的。”他小声的说,希望话里的坚定可以带给明楼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下一刻,明楼加重了这个拥抱。他像是想给予他什么,又像是想从他身上汲取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明诚合上眼,感受两人的气息相互抚慰,相互依偎。他在朦胧中好像听到了雨声。雨夜在这个季节的上海可不常见。不过没关系,上海已经很久没有下雨了。明诚忍不住弯了嘴角,润物细无声。明天又会是一个好天气。

        END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19 )

© Frenger | Powered by LOFTER